•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園地 > 評論
    由抗疫題材的散文《迎春花燃燒在歲末的掌心》一文獲獎談后疫情時代散文寫作

    時間:2021-09-21 22:13:50  來源:楊俊  作者:  瀏覽量: ; 字體設置: 
    熱點導讀: 沉重而神圣的使命擔當:用文字暴發、積淀抗疫中命運與共、生生不息的信念和力量——由抗疫題材的散文《迎春花燃燒在歲末的掌心》一文獲獎談后疫情時代散文寫作

    沉重而神圣的使命擔當:用文字暴發、積淀抗疫中命運與共、生生不息的信念和力量

    ——由抗疫題材的散文《迎春花燃燒在歲末的掌心》一文獲獎談后疫情時代散文寫作
     

    楊俊•甘肅人民廣播電臺天水駐站記者
     

      抗疫題材的散文《迎春花燃燒在歲末的掌心》一文獲獎了,我個人表示祝賀!因為這是一篇“文章合為時而著”,是凝聚了作者心血、別出機樞的佳構妙文。較之以往作者創作中可能由于經常創作賦體的原因免不了在行文中遣詞造句和用典略嫌晦澀的那些文章篇目,此文有所不同。李蘢同志這篇文章文風格沉郁、平實又不失散文的優美,整體上清新優雅,凝練而充滿美感,“內心真我”情感的語言表達,保持了作者“筆鋒常帶情感”(梁啟超語)的一貫風格,此文獲獎也能說得上是實至名歸。文章欣賞是一種在閱讀中強調個人獨特感受的審美過程,我自然不應該將自己的看法強加于人,因為畢竟在這上面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我在這里只就散文《迎春花燃燒在歲末的掌心》獲獎后,引發的我對抗疫文學的幾點感受和思考在這里和大家分享。

      一、“文章合為時而著”是我國自詩經以來就確立的文學的現實主義傳統

      唐朝詩人白居易在《與元九書》響亮地提出:“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為時而著”的“時”,即時代之意也。“為時而著”,對于讀書人而言,它意味著自己對時代的一種關注,對現實社會的一種關切,對改造社會、促進社會進步的一種責任和使命。

      所以,“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不僅是白居易個人的創作主張,也代表了中國古代優秀知識分子心系百姓、關注現實、服務國家社會的優良傳統。“文章合為時而著”既是古訓,又是歷代文人富于歷史使命感的一種集中概括,歸根結底,這是中國自詩經以來就確立的現實主義傳統。中國自周代就設立采詩之官,目的就是通過詩歌以了解民生疾苦、為政得失。文藝的具有補察時政的這一傳統,被后代的具有社會責任感的知識分子繼承下來,自覺地把自身的文藝活動投入到廣義的社會治理當中。實際上,不僅僅是白居易本人,歷代有責任感的知識分子無不把自己的文學創作與倫理道德、社會治理緊密聯系在一起。“文以明道”“文以載道”,是像韓愈、柳宗元、周敦頤這樣正統詩文作者的文學信念;“話須通俗方傳遠,語必關風始動人”“不關風化體,縱好也枉然”,是馮夢龍、高則誠這樣的通俗文學作者所秉持的信條。在近代產生廣泛影響的梁啟超曾經說過:“夙不喜桐城派古文;幼年為文,學晚漢、魏、晉,頗尚矜煉。至是(辦《新民叢報》)自解放,務為平易暢達,時雜以俚語、韻語及外國語法;縱筆所至不檢束。學者競效之,號新文體。老輩則痛恨,詆為野狐。然其文條理明晰,筆鋒常帶情感,對于讀者,別有一種魔力焉。”梁啟超這種“筆鋒常帶情感”的文章影響了當時乃至后世許多學者。古往今來,做到“為時而著”的雖不乏其人,但可以肯定地說,更多的是雖有“為時而著”之心,卻未必有真正的“為時而著”之“文”。作為新時代的文藝與社會科學工作者,就更應當接續這個優良的傳統,立足中國現實,植根中國大地,樹立高遠的理想追求和深沉的家國情懷,把個人的藝術追求、學術理想同人民福祉、國家前途、民族命運緊緊結合在一起,努力做對國家、對民族、對人民有貢獻的藝術家和學問家。

      二、用偉大的抗疫精神滋養文學創作

      2021年9月8日,習近平就偉大抗疫精神講進行了深刻闡述。他說,在這場同嚴重疫情的殊死較量中,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以敢于斗爭、敢于勝利的大無畏氣概,鑄就了生命至上、舉國同心、舍生忘死、尊重科學、命運與共的偉大抗疫精神。偉大抗疫精神,同中華民族長期形成的特質稟賦和文化基因一脈相承,是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社會主義精神的傳承和發展,是中國精神的生動詮釋,豐富了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的內涵。我們要在全社會大力弘揚偉大抗疫精神,使之轉化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強大力量。

      我們的文學家藝術家為全國人民的眾志成城而振奮,為抗疫英雄在一個特別困難時期展現出來的感天動地的悲壯精神去大書特書,全國老中青三代作家藝術家第一時間用詩歌、繪畫、書法、戲曲、音樂、小品、漫畫各種藝術形式積極投身抗疫主題的文藝創作中,其間產生了抗疫文藝表達了我們對生命遠去的痛惜和悲憫;讓深陷疫情重圍的同胞看到希望,看到十四億同胞在他們身后筑起的銅墻鐵壁,堅定了大家活下去、戰勝災難的力量,讓他們看到他們不是孤立無援的;文藝給我們激戰前方的醫護人員以精神和人文的關懷;讓不在疫區中心、宅在家中的廣大人民群眾擺脫焦慮和孤獨。一句話,抗疫文藝特別是抗疫文學集中體現了中國人民和衷共濟、愛好和平的道義擔當,抗疫文藝凝聚著抗疫中苦難和抗爭的精神力量。

      三、時代賦予了藝術家抗疫文學的歷史使命

      1.用自己最真誠的藝術,給抗疫留下一個悲壯抗爭的激越畫卷。

      2021年,就在一年一度的中國傳統春節來臨之際,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武漢三鎮、荊楚大地。眼見我們的同胞被病毒侵襲、傷害,我們的醫護人員、子弟兵像戰爭中冒著炮火前進那樣,從祖國的四面八方,潮水般地一批又一批奮不顧身地投入前方,救死扶傷。他們是和平年代真正的英雄,他們平凡而偉大,每一位中國人為抗疫英雄們的壯舉而感動。全國的不少文學家藝術家在云端、線上和各種媒介開辟了抗疫第二戰場。作為人民大眾的一員,文藝工作者這個時候是一個真切的關懷者,一個滿懷著悲憫之心的書寫者,一個堅定不移的戰斗者,用文學的語言、油畫的色彩、國畫的線條、音樂的旋律,用自己最真誠的藝術,給一個特殊的歷史時刻留下一個民族悲壯抗爭的激越畫卷。
       
     2.抗疫文藝激發起我們克服困難的力量。
     
     在苦難中孕育的文學藝術作品是人類精神史上最珍貴的文化遺產。同困難作斗爭,是物質的角力,也是精神的對壘。大道不孤,大愛無疆。人無精神則不立,國無精神則不強。唯有精神上站得住、站得穩,一個民族才能在歷史洪流中屹立不倒、挺立潮頭?嚯y和抗爭中暴發、積淀的生生不息的信念、力量,永遠是中華民族最為深沉的歷史記憶,一筆永志不忘的精神遺產。中國人民偉大的抗日戰爭,我們的音樂家用《義勇軍進行曲》 《黃河大合唱》等號角般的昂揚旋律,喚起了中華民族不惜犧牲,“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的堅定信念。我至今還清晰地記得,在20世紀世紀六十年代,在國家困難時期, 文藝工作者創作的一批洋溢著英雄主義氣概的革命歷史題材美術作品,激起我們克服困難的力量,F在正處在沖破疫情長夜、期待黎明熹微光芒的艱難時刻,我們的文藝,就是穿透云層在迎春的嘹亮號角。是啊,如果一個文學家藝術家此刻面對自己同胞骨肉的生死危亡而無動于衷,恐怕他已經完全有負于自己所選擇的這個崇高的事業了。

      三、抗疫文藝需要精品

      古人有句話,“艱難困苦,玉汝于成。”目前,這場新冠疫情遠未結束,疫情防控工作任重道遠。我們旗幟鮮明反對個別貌似深刻,其實膚淺的“思想”和無端的懷疑主義的作品,反對那些甚至是完全虛假的信息,渙散、消解生死危難之際萬眾一心戰勝困難精神的作品,也反對極少數人用過于煽情的筆調消費公眾的苦難,刻意顯示自己高人一頭的存在的拼湊。梁啟超對此認為,“其文條理明晰,筆鋒常帶情感,對于讀者,別有一種魔力焉。”人要活下去,生命要繼續。這就是生活的最堅實的邏輯!我們要以發自內心的真情實感,心懷民瘼疾苦,心憂天下蒼生,痛悼那些遠去的生命,萬眾一心凝聚起我們戰勝病毒的信心和力量,要盡最大的努力遵循藝術規律,全身心投入創作,拒絕任何粗制濫造,F實期待出現痛苦升華后有思想深邃、深刻反思的有精神力度的作品,讓我們的后代永遠記得2020年2021年中國大地曾經經歷過的苦難和抗爭。

      從以上這個意義上而言,抗疫散文《迎春花燃燒在歲末的掌心》的創作,基于一種抗疫現實的人文關懷,是我們目前社會中人們精神世界非常需要的正能量。也許這篇文章寫作技巧上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撇開文章的藝術性不談,光是文章的立意,就讓我們倍感親切。這樣的創作,我們只嫌其少,不嫌其多。我更將散文《迎春花燃燒在歲末的掌心》的寫作自覺,看作是我們抗疫必將取得勝利的宏大敘事的一個小小的音符,看作是文藝工作者“我們生逢盛世,我們重任在肩”偉大時代精神其中一個小小的剖面……漫漫的冬日終將過去,春天的腳步已然響起。在文章的最后,我用散文《迎春花燃燒在歲末的掌心》里的文字結尾:

      “迎春花,用刪繁就簡的黃色,彰顯英雄的王者之氣,低調不顯奢華,在落寞中充滿關切和溫情。黃色的花瓣恰似清晰又模糊的蝶影,在日光盤旋的魅影中盤桓,幾多蒼茫,為塵世留下幾許金色華年。篩選出的萬千圣潔的花瓣,爭先恐后,紛紛張揚春天的旌旗,彌漫春天里,回味無窮的幽香。”

      “迎春花開了,春天已經露頭,我們的金色年華才真正開始,屬于我們的世紀才剛剛展現,臘盡春來的世界已經全然不同”。

     

    ~~~~~~~~~~~~~~~~~~~~~~~~~~~~~~~~~~~~~~~~~~~~~~~~~~~~~~~~~~
     

      李蘢、新媒體人。曾從事地質工作、廣告策劃、編輯等工作,全國古琴學會會員,某機構刊物主編和網站主編。

      中國當代文學學會理事、中國散文學會會員。地市作家協會副秘書長。2014年現代詩歌《蝴蝶與玫瑰》榮獲由中華散文網、《詩潮》雜志社、華夏博學國際文交流中心主辦、世界詩人大會中國辦事處協辦的中外詩歌散文邀請賽一等獎!稏|方散文》簽約作家。2021年8月散文《迎春花開在歲末的掌心》榮獲第三屆國際東方散文評選一等獎。詩歌《野棉花》入選《2014年中外詩歌散文精品集》(作家出版社)。

      曾為第一作者出版《“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學習詞典》(第一作者李蘢,中國社會出版社),與友人合著《帝國噩夢:美國“911”恐怖事件紀實》(第二作者李蘢,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印行的著作有《天水市家庭教育讀本》;結集《玫瑰與蝴蝶》《美麗的星空》等。在報刊發表古琴、書法、詩歌、散文及論文三十余篇。研究和關注的方向為詩歌民族形式發展的現代化前景。2017年中國人民大學書畫高研班畢業。國家一級美術師(書法)(人社部頒證)、天水書畫研究院法人、駐會副院長。中國東方詩書畫研究院副院長。

      書法幼承家學,早年打下了較為全面的國學底子。他的祖父燕京大學反學院畢業的李江輝為開筆。其祖父李江輝早年在南開中學求學時,主筆南開中學?。商務印書館出版李江輝翻譯的羅曼·羅蘭的戲劇《孟德斯邦夫人》至今無出其右。在南開中學現代文學研究會長因留學日本,李江輝繼任會長,期間與比他高一年級的原會長周恩來學長因此有過交集。

      李蘢書法自唐人柳誠懸《神策軍碑》入手,《十七帖》朝夕揣摩,不離案頭,首取氣息,于《平復帖》油油然似有會心。李蘢書法取法甚高,書趣不隨常人,每每有言,書法自有唐而后,余也昏聵,懵懵焉茫然不知所云爾。擅草書,獨重唐孫虔禮,往往參以篆隸。書法研習中追求溯本求源,筆法獨心折于秦早期文字《放馬灘秦簡》。

      李蘢的書法曾得到海內明公段成桂、楊明臣、王鏞、聶成文、王友誼、陳振鐮、鄭曉華、李松等大家點評,并得到廣泛贊譽。國學大師霍松林先生生前收藏李蘢作品,認為李蘢的書法作品虬角崢嶸,規矩守成中有縱意之勢,堅持不懈,必可名家。

      中國書協副主席周志高先生評價其作品,“山陰道上、云錦天外”。北京師范大學導師、書畫大家林浩湖先生評價道:“甘肅的李蘢以書法見長,臨池數十載,取法孫過庭書譜,用筆醇厚、灑脫,常在使轉中見妙趣。”海上韓天衡先生點評其作品,認為:“通脫率真,春云出岫”。

      2002年參加文化部“全國首屆西部大開發書畫攝影大賽” 書法獲優秀獎。2017年書法作品選入美國集郵協會“世界藝術名書法”。書法用印有“墨華仙館主人”、“蘭雪軒”“唯道集虛”“大吉”“方軒”“方壺生”“瓠齋”“川馬龍”“武城酒侯”“云在青天水在瓶” “杏花春雨江南”“如觀秋水”等。

      他是傳統文化弘揚者。為了弘揚中國國學文化,曾經編輯出版國學經典、經歷無數不眠之夜、參與編著有《毛評二十四史》《孫子兵法》《帝王治國策》等大型書籍。

      并收藏《大學》《中庸》《論語》《孟子》《詩經》《文選》《后漢書》《杜詩詳注》《唐詩三百首》《西游后記》《三國演義》《古文觀止》等中華善本古籍編目的木刻雕版古籍。他,是一位質樸的家庭教育專家,為天水市文明辦編輯印行的《天水市家庭教育讀本》,至今仍然在使用。

      他是一位國學踐行者!在天水市他團結一批志同道合的同道,開辦有學院教授授課和社會各界襄贊的傳統文化公益講座“雅悟課堂”。他還帶頭講了四講。

      他是一位文化活動的積極推動者,曾經多次承頭組織和參與大型的文化雅集、傳統節日活動和書畫策展活動(如:天水文藝迎新春雅集、創辦和組織天水市首屆祭月典禮、秦安劉坪鄉十里桃花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連續兩年主筆撰寫天水市各界人士祭祀至圣先師孔子祭文、承頭舉辦全國古琴名家祭拜伏羲音樂演奏會;主導完成《東方散文》全國百名作家走進天水采風活動。他是公益書畫教育的傳播者、推動者。曾經參與社會各界及其學校、鄉村、企業襄贊公益和捐助的書畫藝術活動千余場。

    發表評論 共有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擊刷新 匿名發表
    合作:天水天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網絡違法犯罪舉報 | 甘公網安備 62050202000148號|
    Copyright © 2005 - 2010 Tianshuixinshikong. All Rights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少妇的渴望hd高清在线播放-少妇的肥蝴蝶18p-少妇私密擦油喷水高潮爽翻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