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天水財經 > 家庭理財
    其實炒股很簡單

    時間:2011-01-31 23:22:10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 字體設置:
      熱點導讀: 案例:有位學生自進入股市以來,至今已經有6年多的實踐了。起初,他總是虧錢,總是稀里糊涂地被主力牽著鼻子走,他很不服氣,咬緊牙關挺了下來。進入第三個年頭后,終于領略

    案例:有位學生自進入股市以來,至今已經有6年多的實踐了。起初,他總是虧錢,總是稀里糊涂地被主力牽著鼻子走,他很不服氣,咬緊牙關挺了下來。進入第三個年頭后,終于領略到了炒股的真諦。之后,他每年的回報率都在80%以上,包括前幾年的大熊市都能如此。要問他有什么贏利的秘訣,說起來其實十分簡單

      堅持長線投資

      從長期發展的眼光來看,股市的總體趨勢永遠是向上發展的,任何一只股票,只要它的基本面是比較好的話,那么它的股本規模必然是越來越大的。

      以美國股市發展的歷史為例,美國股市從1925年到1975年這70年中,大盤股的股本增加了1113倍,小盤股則增加了3822倍。

      在中國,雖然股市創立的時間并不是很長,但股本擴張的規模也是相當驚人的。大家只要看看深滬兩市那些不斷派送、轉增、增發和配股的股票便不難明白了。因此,只要你所選的股票不是一只不可救藥的隨時有可能被摘牌的垃圾股,那么,買入后放心地持有,作中長線投資,將來的收益一定不會太差的。當然,這里所指的中長線投資,并不是在高價追入一路死死拿住不放,一點也不作短線投機。特別是買入股票后輕易就獲利的個股更值得長線投資。

      選擇合適時機買入

      這條經驗完全可以理解,價格低的個股容易翻倍。當然股票的價格高低并不是中小散戶所能左右的,因此,不要指望能買到最低價,實際上也不可能買到最低價,只要價錢不是太高,就可以考慮買入了。

      所謂逢低建倉,指的也并不一定是最低價,而是指比較合適的價錢而已。股票的上漲是有一定的時間周期的。有些股票之所以不上漲,那是因為上漲時間未到的緣故。所以,投資者要明白以時間換空間的炒股原則,買入一只質地不錯的低價股后,一定要有耐心、有信心地持股。任憑主力興風作浪,我自立場堅定,堅決持股。只要當初買入的理由還沒有完全消失之前,都不要輕易將它拋掉。黑馬,甚至死死認定它就是比鍋底還黑的黑馬,這樣的做法顯然是很危險的,或者是很愚蠢的。要知道,所謂的黑馬股票,并不是所謂的投資專家發現出來的,而是主力機構用錢刻意做出來的。主力既可以制造黑馬,也可以將所謂的黑馬扼殺于萌芽狀態之中。如果所謂的黑馬專家能夠百分之百地抓住黑馬,那么他怎么可能將自己的賺錢秘訣輕易的公開呢?別忘記了炒股是一種市場交易行為,市場行為最終需要由市場來決定它的對錯和趨勢。在市場行為面前,個人的力量是十分渺小的。

      不要輕易換股

      股市經常風水輪流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一只基本面不是太差的股票,價錢又不是太高的話,它的股價就很有可能在下跌或者調整了一段時間之后,重新漲起來。

      實戰經驗表明,一只股票之所以暫時不上漲,可能是由以下原因造成的:可能價格調整還沒有真正到位;可能橫盤的時間還不夠長,盤整尚未結束;可能主力還沒有收集到足夠的籌碼;可能暫時被人們淡忘了;可能還不符合當前的市場題材和主流。

      然而,股市的情況往往是這樣的,當大家看扁某只股票時,主力便開始行動了,在他們一番低吸后,強勁的炒作才會開始,股價剛開始上漲時大多數都陰陽怪氣,然而到了高位卻會在短時間內直沖云霄,連續數個漲停板都是發生在漲勢的末期,因此漲勢的末期往往獲利最豐厚。所以,投資者應當好好把握時機,好好選擇股票,一旦選中了,就應當堅定信心,堅決持股。正如美國炒股大師歐尼爾所說的:上一年的垃圾股,很可能就是今年的明星股。股市的情形就是這樣。實戰經驗表明,炒股并不需要太高的智慧。大多數股精之所以成為股精,并不是因為他們具有與眾不同的獨門分析技術,也不是因為他們具有超人的智慧,在于他們敢于相信自己并建立起屬于自己的相對固定的炒作風格,以及一套簡樸實用的炒作原則,堅定地相信自己、堅決地執行自己制定的紀律。

    返回首頁
    打 印】【頂 部】【關 閉
    發表評論 共有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擊刷新 匿名發表
    Baidu
    新聞 網頁 mp3 貼吧 圖片
    合作:天水天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網絡違法犯罪舉報 | 甘公網安備 62050202000148號|
    Copyright © 2005 - 2010 Tianshuixinshikong. All Rights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少妇的渴望hd高清在线播放-少妇的肥蝴蝶18p-少妇私密擦油喷水高潮爽翻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