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老楊說事
    原配妻組成“打二奶游擊隊” 你怎么看?

    時間:2015-04-23 10:34:47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 字體設置:
    熱點導讀: 張玉芬遭丈夫背叛家庭破碎,從此扛起了“打倒二奶”的大旗,她與有同樣經歷的女性組成“打二奶游擊隊”當街對小三扒衣脫褲,引發激辯! ∈录仡

    張玉芬遭丈夫背叛家庭破碎,從此扛起了“打倒二奶”的大旗,她與有同樣經歷的女性組成“打二奶游擊隊”當街對小三扒衣脫褲,引發激辯。

    點擊進入下一頁

      事件回顧
      原配妻組成“打二奶游擊隊” 號召“大刀砍二奶”

      近日,“二奶殺手”張玉芬再次爆紅網絡,她曾遭丈夫背叛家庭破碎,從此扛起了“打倒二奶”的大旗。而后,張玉芬花10年,用壞3部相機4臺錄音機,調查丈夫婚外情。她接受不了婚姻的失敗。丈夫出走之后,張玉芬一星期沒吃沒喝沒出家門。稍微緩過神來,心里生起憤怒和怨恨:“二奶像當年的日本鬼子,踐踏中國,所以要打。槍桿子里出政權,打的就是你”。自己經營20年的家,絕對不能拱手讓給別人。至于背叛家庭的丈夫,也不能原諒“要鬧大,鬧臭他。臊死他。”

      她的遭遇吸引著同病相憐的女性,給予傾聽、安慰,并同仇敵愾,向出軌丈夫和第三者發起攻擊責難。并長年保持著斗爭者的姿態。

      2008年,出于相同的絕望、恨意、困境,組成了“打二奶游擊隊”,張玉芬聯合16人發起“中華全國民間反二奶同盟”。在成立宣言里她寫道:“二奶不除,社會沒有和諧,只有威脅!”“咱們弱勢群體團結一致,看準了二奶把她消滅!沖啊,大刀向二奶們頭上砍去!殺!殺!殺!”她們跟蹤、偷拍、大打出手,為挽回婚姻尊嚴,或在挽回不了時留住利益。在西安各地展開行動,方式激烈:在街上拉住二奶就打,邊打邊罵,扒衣服、脫褲子,打完就跑。她們的做法曾在社會上引起了軒然大波,備受質疑,認為其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權利和個人隱私權,并涉嫌故意傷害。與此同時,她指揮的打“二奶”行動也數次遭遇警方干預,各地有數名經她指導出手打“二奶”的妻子都因“故意傷害罪”被抓。她和當地的婦聯關系僵持:她覺得婦聯無能管不了事兒,婦聯覺得這女人行為乖張偏激……

    點擊進入下一頁

      2003年,她和九個姐妹在西安成立的“火鳳凰商務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被媒體稱作“全國首家女子偵探所”,專門幫人收集丈夫“包二奶”的證據,因為收入少,再加上火鳳凰的合法性被質疑,不到一年就關門了。

      在打擊二奶的過程中,她也逐漸成熟起來。從一味痛恨二奶到冷靜分析家庭出現問題的原因,“從前我覺得都是二奶的問題,其實丈夫也有問題,現在覺得有些妻子自身也有問題”。從以暴制暴到懂法守法,自從有一回被告“故意人身傷害”后,她就不積極動手了。為了不惹私闖民宅的官司上身,破門而入的動作都是由捉奸的妻子來做,張玉芬以“搭個幫手”的身份,跟到屋子里拍照錄像拿證據。從以挽救婚姻為目的到因人而異,“既然無法挽救,干脆就離了,免得再受折磨,幫她們取證,讓出軌的丈夫和“二奶”在道德和經濟上做出補償,有機會再重建家庭,生活照樣繼續。”

      如何評價自己這么多年的斗爭呢?“太值了!”她說。 反對觀點
      黃佟。ㄗ骷,資深娛評人):被男權社會洗腦,愚昧可怕

      “打擊二奶”的各種細節讓人看得不寒而栗,岀軌把所有的罪惡都歸結在二奶的頭上,典型男權社會洗腦后的奴性和狼性。出軌為什么那么頻繁?因為社會規則的偏頗,從法律到輿情都對女性不公,要改變的是規則,還有洗腦文化,大刀砍二奶,又愚昧又可怕。

      卡瑪(作家,婚姻家庭咨詢師):二奶不是打跑的

      首先,你這樣做,摧毀的是自己的形象,一個女人,能夠在大街上把另一個女人的衣服全部扒掉,至少也說明了這個女人不是什么善茬,人家自然會想:這么兇、潑辣、惡毒,怪不得你老公不愛你,怪不得你老公會出軌!

      其次,你這樣做,也等于將一件家丑,弄成了一個新聞事件,一方面:你讓你老公的臉往哪兒擱?本來他們可能還遮遮掩掩,現在既然已經弄得人盡皆知,索性也就不要臉了,還就明目張膽了怎么著?另一方面,你處理這件事情的強勢,會讓老公將更多的同情分投給小三,對小三產生憐愛之心;

      

    點擊進入下一頁

      再其次,小三搶了你的老公,本來多多少少還有些內疚,沒有內疚也有心虛,但是任何一個女人在經過被人在大街上扒光衣服暴打的奇恥大辱之后,不可能有內疚和心虛了,滋生的,只有逆反和仇恨:好,既然如此,你這個老公,我還就搶定了!或者:哪怕我搶來了扔了,我也要將你的家給拆散了!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婚姻遭遇小三,總是你的婚姻內部出現問題,讓小三有縫可鉆有機可乘,與其把精力和怒火都發泄到小三上,還不如靜下心來好好想一想,這個婚姻是要還是不要?這個男人是留還是不留?如果不要、不留,那客客氣氣好聚好散,沒必要弄得這么難看,如果還要、想留,那更不能這么鬧了,大部分的出軌都是婚姻中的問題積累到一定程度的爆發而已,去了解對方的感受,找到出現問題的原因,承擔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修正、完善自我,讓對方看到你的改變……——這才是挽救婚姻逼退小三的正途。

      小三不是你打就能打跑的,小三多半是:在你和小三這場微妙角力中,你的老公對你從最初的厭倦、嫌棄,慢慢認識到你身上還是有可取之處,而自己也并不是完全無辜;對小三呢,則從最初的迷戀、狂熱,慢慢回歸到冷靜和理性,于是猶豫不決,于是一拖再拖,小三眼看轉正無望,等不及耗不起,自己跑了。

             支持觀點
      六六(作家,知名編。盒∪拖衲驂貞摯

      朋友發文說不能理解太太追打小三的現象,感覺身份地位盡失,為什么不打丈夫?我答:夫妻關系是契約關系,財產共有,小三花了共同財產是小偷,滿大街追打小偷都正常咋打小三就沒形象呢?友說,不是所有小三都奔錢去。我說,三還以為自己是互聯網?不收費就走流量?可咱都簽了包月協議了,用不完也不外流。第三者就像一個尿壺,哪個男人沒有尿急的時候?痛快完了,卻也不可能把尿壺帶回家啊!

      中立觀點
      劉效仁(作家,網絡評論人):反對二奶不可越過法律底線

      只要良知尚存的人,都會對肆意掠奪他人愛情和婚姻的“二奶”充滿怨懟。所以這些年間,公眾輿論始終站在“張玉芬們”一邊?呻S著“二奶”越打越多,用張玉芬的話說“二奶是殺不盡的”,我心里的天平未免出現了傾斜。問題不僅在于“二奶”并非都具“原罪”,更在于作為一個公民,其個人的情感選擇從某種意義上說當不受他人的侵擾。尤其名譽權、肖像權、身體不受傷害等個人權利均受到法律保護。并不能因為被人打上了“二奶”的馬賽克就低人一等,就應受到別人的作踐,任由他人跟蹤、盯梢、打罵、當街扒光了羞辱,個人名譽權人身自由就可隨意傷害。

      因擅長“查奸情、追擊二奶”而知名的張玉芬以及“打二奶游擊隊”行動,無疑是游離于法律的邊緣,在正義的旗幟下涉嫌侵犯了他人的人身權名譽權。張玉芬就曾因涉嫌“故意人身傷害” 成為被告,恰恰都說明以暴易暴,以傷害對傷害,以羞辱對羞辱的方式是不理性的,殺氣騰騰、張揚跋扈以及當街廝打更非遏阻“二奶”滋長的最佳路徑。讓權利的歸于權利,法律的歸于法律,當是“二奶殺手”們的行為底線。

      最后,問題來了,二奶們,你們怎么看呢?

     

    原配妻組成“打二奶游擊隊” 你怎么看?
     支持“打二奶游擊隊”,回去讓老婆也參加
     反對“打二奶游擊隊”,因為我的那些事……
     “打二奶游擊隊”不能隨便組建
     “打二奶游擊隊”開展“工作”要在法律范圍內
     完全是瞎胡鬧
      
    發表評論 共有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擊刷新 匿名發表
    合作:天水天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網絡違法犯罪舉報 | 甘公網安備 62050202000148號|
    Copyright © 2005 - 2010 Tianshuixinshikong. All Rights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少妇的渴望hd高清在线播放-少妇的肥蝴蝶18p-少妇私密擦油喷水高潮爽翻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