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精選 > 散文
    母親的腳步聲

    時間:2015-05-28 16:18:59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 字體設置: 
    熱點導讀: 劉鑄滔(西安市高新一中高二) 孩提時,母親玲瓏的雙腳下面似乎總是卷著旋風,又如小鹿般的輕盈、活潑。在父親的軍營駐地,她背著我漫步于田野間,花叢中,伴隨著歡聲笑

      劉鑄滔(西安市高新一中高二)

      孩提時,母親玲瓏的雙腳下面似乎總是卷著旋風,又如小鹿般的輕盈、活潑。在父親的軍營駐地,她背著我漫步于田野間,花叢中,伴隨著歡聲笑語,我把頭依偎在母親結實而又溫暖的后背上,嗅著花香,青草香,母親的發香,甜甜地美美地睡去。

      上小學時,我們搬家了。父親正在外地執行任務,我就和母親一點一點地把各色家什物件收拾好,用自行車推到四五里之外的新家。新家在塬上,上去得要爬一個長長的大坡,自行車騎不上去,我與母親合力將裝著各種家什物件的車子往上推。母親低著頭,看著地面,兩只手緊緊握著自行車把,雙腳“噔、噔、噔”地跺著地面,步步沉重似鐵。車子慢慢地向上移動。我不知道母親玲瓏的雙腳里竟然蘊藏了這么大的能量,只知道,一連幾天的搬家后,母親的腳掌上打起了好多血泡。那時我就想自己快快地長大,長成一個高大壯實的男子漢,好分擔更多的家務,讓母親的雙腳變回原來的嬌嫩。

      上初中時,父親因為轉業離開了我們生活城市,回到了他千里之外的故鄉工作。愛穿高跟鞋的母親悄悄收拾起了她心愛的高跟鞋,從此我就再也沒聽到母親走路時,腳底下發出的清脆、悅耳的“嗒嗒”聲了,取而代之的平底鞋以及勞作一天歸來時沉重、疲憊的腳步聲,“咚、咚、咚”地在樓道里回響。當我在家,每每聽到這熟悉的震動,就能斷定是母親回來了,肩上背了多少蔬菜水果,手里提了多少我愛吃的點心、蛋糕,我都清楚。我驚喜地不等她喊叫我的名字,就為她打開門,接過她手中的東西。她總是笑笑,“母子連心!”我知道,母親那玲瓏的雙腳越來越粗糙,腳步越來越沉重,只是讓我在成長的道路上走得更遠,更加輕松。

      讀高中,我離開了我熟悉的城市,離開了疼我、愛我的母親來到省城。母親有近一個月沒有看見她的兒子了,緊張的學前集訓剛剛結束,愛體面的母親便拿出她那雙積塵的高跟鞋,坐上公交車去接她放假的兒子;丶业穆飞,已是華燈初上,夜色如潮淹沒了這座城。行走了一天的母親,身體更顯嬌小。她一路緊跟慢跑,緊緊跟在馱著大大行囊,身材高大的兒子的身后,伴隨著“踢踏踢踏”的腳步聲;蛟S她不知道,她大踏步前進的兒子,此時淚水早從眼眶中跌落,混著凜冽的秋風,凝成歉疚的冰露,灑落在來來往往的行人當中。

      母親的腳步聲讓我如此心疼,心中念叨著,“不用再追了,前面的路我自己走,你的兒子已經長大了。”

     

  • 上一篇:一個人的原野
  • 下一篇:我們班的37號
  • 發表評論 共有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擊刷新 匿名發表
    合作:天水天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網絡違法犯罪舉報 | 甘公網安備 62050202000148號|
    Copyright © 2005 - 2010 Tianshuixinshikong. All Rights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少妇的渴望hd高清在线播放-少妇的肥蝴蝶18p-少妇私密擦油喷水高潮爽翻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